阿生

重症懒癌患者,脑洞很大但写作很烂,千万不要关注

【坤廷】Cwtch(小甜饼 一发完)

激情写作。

其实就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兔子哭唧唧求抱抱求安慰的故事?

OOC预警

很不好看预警

注:Cwtch,威尔士语,拥抱,所爱之人给予的安心之处。




正文:

蔡徐坤又气又急。舞台表演结束后就没看到朱正廷。他一间一间练习室找过去,终于在一间储物室里找到了朱正廷。

储物室里很久没人来过了,空气里带着灰尘的粗糙质感和冬日的干冷气息,教人鼻头发痒。朱正廷就在这个储物室里,缩成一团窝在角落里,脑袋埋在膝盖上,肩膀随着哭声一颤一颤的。

他听到有人来了,赶紧擦掉眼泪,顶着通红的双眼还妄想着自己能摆起那一套乐华好队长的架子来,结果又在看清来人的一瞬间放下了防备。

蔡徐坤听到对面人带着哭腔委委屈屈的“坤坤”,心里所有的不快都消失了。只剩下对恋人满满的担忧和心疼。

他走过去,坐在朱正廷的身边。看着他哭的湿漉漉的双眼和泛红的鼻尖。

“怎么了正廷?”

他把自己的嗓音放低,温柔又小心翼翼的唤他,轻声细语生怕把已经受惊的兔子再次惹哭。

朱正廷又把脸埋进膝盖,摇摇头。嗡里嗡气的道“没什么”。

蔡徐坤知道对方一定又因为网上的风言风语而胡思乱想了。虽然在外面总是竖起一副暴力仙子乐华队长的模样,但他知道他的小兔子是胆小又缺爱的。什么事都要努力做到最好,特别在意别人的想法。是最需要保护呵护的宝贝。

他柔声安慰,

“不要哭了,好吗?”

“不要哭了,贝贝,要高兴啊好不好?”

朱正廷终于把头抬起来了。他吸吸鼻子,

“你爱我吗?”

没等蔡徐坤回复他又道:

“你爱我我就高兴了。”

蔡徐坤看着眼前这个哭包,叹了口气,捧着他的脸,轻轻地吻了上去。

一个很轻的吻,像棉花糖一样,轻轻柔柔的贴在了嘴上,却又甜滋滋的化进了心里。

“我爱你啊,贝贝。”

他把他的宝贝抱在怀里。

在他的耳边,郑重的像在发誓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而怀里人黏黏糊糊的带着浓重鼻音,软软的像是在撒娇一样的回应。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
END

露水情缘(一发完 OOC预警)

原名:Crush


一辆没头没尾的小破自行车(可能连自行车都算不上?)


OOC预警

第一人称是坤,他是正

激情产物,只是满足个人需求,请勿认真。



正文:

他仰头饮尽杯中酒,脖子仰起漂亮的弧线。喉结随着吞咽烈酒的动作而性感的颤动。

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的尤物了,我开始不住的幻想他含住我,吞下浊液时的美妙场景了。

我理了理衣服的褶皱,端起一杯酒朝他走去。


一切都仿佛是顺理成章的进行着。


———
他真美。

微微汗湿的后背,肩胛骨像天使折翼般拢起,被顶到深处时从喉咙里挤出的破碎的喘息声。

他的眼睛像蒙上了一层雾,性感又迷离,泛红的眼尾仿佛要滴出泪来。

我轻轻吻上他的眼。他的双臂软软的搭在我的肩上,红唇微微张开露出粉嫩的舌尖。

像是被蛊惑了,我低下头,深情的吻住他的唇。

就像一对恋人。


———
我又见到了他。

还是那双迷醉美丽的双眼,此刻正盛满了别人,他们热情的在角落拥吻。

“亲爱的,怎么了?”

我回过神来,左手用力揉捏了身边美人儿的屁股,惹来一阵娇喘。

“一会儿就满足你,我的宝贝。”我眯起双眼,扬起放肆的笑。


———
露水相逢,一夜情缘。

谁也别说爱谁。


END


Ps:
crush意为短暂却又强烈的爱。

天呐!!
坤廷怎么这么甜啊!!!
不行了不行了我不行了

聆听里开头的词感觉和内容有些格格不入,而且是借鉴了其他大佬的,所以原文里删掉了。但我个人又很喜欢这段,所以偷偷记录下。

若你仔细聆听绿水河畔的潺潺流水,你将听到他们通通都在说着三个字。
留不住。
什么留不住呢?
像是风,像是水,像是命,像是情。
很可惜,无论是命还是情,张显宗都丢了个一干二净。

迫切的想和白敬亭这样的男孩子谈恋爱。
喜欢

听(一发完)

聆听

ooc预警

张显宗死了。
拿枪的人枪法十分不准,要让他自己来,第一枪就能要了对面人的命。
可这人不一样,手抖的厉害,显然是第一回摸枪。她第一枪只打中了他的肚子,虽然教人痛的发抖,可他还是坚定的拿起刀――砰砰砰,又是三枪。
这下是彻底撑不住了。有一枪明明白白地打中了心脏,哪怕是华佗再世也救不回。

不过张显宗还是醒了。
只是他清清楚楚的看着自己的伤口发烂发臭,到最后连老鹰都不愿意啃食的地步。
他是被岳绮罗施了法给救回来的,一道道符贴着撑着不被散了魂。他迷迷糊糊的想,自己这算是活着吗?
不算了,该是不算了。
哎,哪有烂脸烂身子,心脏都不带跳一下儿的活人呢?
小姑娘施了法,捻了叶子擦了指尖的脏污,便抱着膝坐在地上。她忽的揉了揉腮,嘴里咕哝;“牙疼。”
他像坨烂肉一样瘫在地上,只能心里头默默想着:她牙疼了。
他如今只是有灵魂的腐肉。
发烂发臭,毫无作用。
岳绮罗对他是仁至义尽了,他当初一心一意只给她最好的,可如今只能成了她的拖累了。
他看看如今自己的这副模样,又想起了顾玄武。

他反了顾玄武。
顾玄武不知他俩是积了什么愁怨,能让张显宗恨他恨到牙根痒痒,非要除之而后快。
他只知道张显宗是个白眼儿狼,野心勃勃,非要反了自己。
可却不知他那自以为的“对他好”是多么致命。
张显宗是恨他的。他一心塞给自己不想要的东西,逼自己做不想做的事,到最后对着自己满口的白眼儿狼。
张显宗想问问他,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?
可他又低头问问自己。你究竟想要什么呢?
他想问问自己的心,想听听自己心里的声音。
可如何听得到呢?
一个死人,心如何跳呢。

张显宗最终还是魂飞魄散了。
他奋力拖住时间,让岳绮罗先走。自己顶着这身烂的只剩骨头架子的破身子与那人周旋。
他自己都能感觉到,走路的时候,身上这一坨坨烂肉是如何晃悠的,嘀哩咣啷的仿佛铃铛似的作响。
他算是彻底死了,死之前他看着远方,想着自己终于护住了岳绮罗。虽说是最后一次吧,却也无憾了。
在烈火中,他那碎的不成样子的破烂身躯化为灰烬。他散的七零八落的魂魄也消失殆尽。
连带着他那颗不再跳动的心。
彻底消失。

下辈子吧。
他闭着眼。
他一定听听自己心里的声音

END

顺手

到世界去[张启山x安逸尘](兄弟情深)

现实总是残酷的。

“报告!前线战况危机,士兵们快抵挡不住了。”
张启山忍着腿上的剧痛坐起,道:“我去!”安逸尘听此,立马拒绝道:“不行!”

“我没……”

“不行。”安逸尘站起身,抿抿嘴。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。

他认真地说:“我去。”

张启山吓了一跳,拉着安逸尘的手:“不行!你没有打过仗,你怎么去?”

“哥,”安逸尘转过头,脸上满是认真。“我可以。”

“你!”没等张启山说完,安逸尘便出了营帐。

迎着风,安逸尘心里默默想

哥,我长大了。
我也可以守护你

张启山看着账外的残阳余晖,满地狼藉。一只死去的白鸽趴在地上,翅膀上还染着血。

张启山心中不安加剧着。

他拖着自己伤残的腿,便朝外走去。军医见此忙阻拦道:“张启山你的伤!”但他却头也不回地走出账外,只回一句:“没事!”

张启山艰难的奔向战场。由于腿部的疼痛,他的额间沁出一层汗珠。

在浓烟中,他看到安逸尘扛着炸弹,朝敌军奔去。

张启山害怕极了,他大声呼唤着:“逸尘!”

安逸尘跑得飞快,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张启山撕破了嗓音再次大吼道:“安逸尘!回来!”

这时,一发子弹狠狠的射进了安逸尘的胸膛,张启山看见他扛着炸弹的身体一颤,而后,敌人的子弹便接二连三的射进了安逸尘的身体里。

安逸尘背着的炸弹掉到了地上,他在摔倒的时候,整个人身体扭曲的在地上翻滚了两圈,而后便一动不动了。

张启山双眼通红,朝着安逸尘跑去。

他的腿伤太重了,跌倒在地上,却还是拼命地挪着身体向着弟弟爬去。敌方的子弹又朝他射去,可张启山却不管不顾。终于,他爬到了安逸尘的身边。张启山颤抖着抚上安逸尘的脸,泪水大颗涌出。“不……不,不!逸尘,逸尘,你醒醒,你看看我,你看看我……”

安逸尘死了,身上好几处弹孔。

他闭着眼,嘴边还淌着血。

张启山抱着安逸尘的尸体,仿佛已经听不到枪弹的声响。他的心仿佛像是被子弹打中一般的疼痛。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紧紧抱着安逸尘,纹丝不动。

突然,他抬起头,面色平静,除了通红的双眼,看不出任何的情绪。

他背起了安逸尘刚才背的炸药包,朝着敌军的堡垒奋力爬去。

敌军的子弹密集的扫射着。一颗子弹擦肩而过,又是一颗子弹,射进了他那条血肉模糊的腿。

张启山的身体因剧痛颤抖着,他大口大口的呼吸,额间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,滑进衣领。

他握紧了双拳,屏住呼吸,又往前爬去。

他将炸弹放在敌军的堡垒上。

“砰”

耳边一阵轰鸣,整个世界变得模糊而灰暗。

在一片混沌中,他仿佛又看到安逸尘那张带着憧憬的脸。

“我想,到一个没有战火,没有硝烟,宁静而和平的世界去。”

end

到世界去[张启山x安逸尘](兄弟情深)


张启山重重摔在了地上。

而不远处,一发炮弹爆炸。张启山虽离爆炸点不近,腿部却仍被弹片炸伤。

张启山是被队友架回营帐的。

当安逸尘看见张启山鲜血淋漓的腿时,脑袋在嗡嗡作响。

“哥!”安逸尘一把接住张启山,将他放平在草铺上。军医在为张启山包扎伤口时,安逸尘在旁边打下手。

模模糊糊的,张启山感觉手上有水滴。他睁开眼睛,看到伤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包扎完了。安逸尘握着他的手,哭个不停。

“逸尘……”张启山开口说话,嗓子便火辣辣的疼,声音嘶哑的连自己都吓了一跳。安逸尘连忙端来一杯水,小心翼翼的喂张启山喝下。

喝过了水,张启山感觉嗓子好多了。他看着安逸尘哭肿的双眼,抬手拂去安逸尘脸上的泪痕,宠溺的笑笑:“多大的人了,还哭什么。”

安逸尘的眼泪又掉下来了。“哥,你伤得好重。”

“哥没事。”张启山微笑着安慰他。“战场上,受伤时在所难免的,不用哭。”

安逸尘哭的更厉害,脑袋埋在张启山的胸前。

张启山被安逸尘弄得慌了手脚,摸摸怀中人的脑袋。安逸尘慢慢止住了哭泣,但头还是埋在张启山怀里。

半晌,张启山胸前传来安逸尘闷闷的声音:“哥,我讨厌战争,”他又抬起头,用那双哭得红肿的双眼盯着张启山:“我讨厌战争。”

张启山无奈的笑,手抚上安逸尘的头,“哥也讨厌战争。”

安逸尘眨眨眼,又看向远方。

“哥。”他看见安逸尘眼里带着憧憬:“我想到一个,没有战火,没有硝烟,宁静而和平的世界去。”

这一刻,张启山感觉仿佛帐外的战火雷鸣都消了声。

安逸尘又转过头来,直视着张启山的双眼,道“和哥一起,无忧无虑的生活。”

张启山看着他充满希望的双眼,点点头,又摸摸安逸尘的头。

“好。”

到世界去[张启山x安逸尘](兄弟情深)

唠叨
人设彻底崩塌了,可能只是套个名字了。
安逸尘是张启山弟弟这个设定别太在意233
嗯,应该只是兄弟情〔乖巧〕

正文


红日在天边缓缓升起,光辉温暖着整个小镇。镇上人来人往,一派宁静安好。远处,一只白鸽正往太阳的方向飞去。
蓦然,从空中传来一声枪响——世界被灰暗笼罩。


狼烟四起,战火连天。
在一场浴血奋战后,敌人被将士们击退了数十里。战况暂时告一段落。
“刚才那一仗打得漂亮极了!”张启山默默听着队友们对短暂胜利的喜悦,暗暗地揉了揉自己因奋战扭到的脚踝。
“哥!”耳边传来清脆的呼声。
张启山扭头望去,一个少年逆光而来。
张启山笑弯了眼:“逸尘。”又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地,“来,坐这儿。”一坐下来,那个被张启山称为“逸尘”的少年便开始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。
令他兴奋的,无非是刚才战争的胜利。张启山看着少年神采奕奕的模样,心里一下子柔软了。于他而言,少年是这个世界仅存的美好了。
他暗暗下了决心:我要保护好他,我最亲爱的弟弟,安逸尘。


“那一炮简直……哥,你腿怎么了?”张启山默默按揉脚踝的手被少年发现了。“没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伤口便被安逸尘发现了。
安逸尘看到张启山红肿的脚踝,眼眶发红:“哥……走,我们去找军医。”说着,拉起张启山便要走。
“不用了!”张启山道,“现在医药资源不多了,我这只是小扭伤,不碍事的。”
“可是!”
“没事!”
面对张启山的坚持,安逸尘无可奈何,整张小脸都气得通红。
战事再一次紧张起来。
张启山忍着脚踝的剧痛,朝敌军奔去。狂奔时,却被一块石头绊倒。
张启山重重摔在了地上。